首页
个人介绍
艺术作品
案头把玩
相关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杜平让绘画艺术 > 新闻事件 > 有关评论 > 用画笔叙述生命──读杜平让其人其画  
 
  用画笔叙述生命──读杜平让其人其画  
   
 


 
        艺术的魅力来自一种情感的力量,精神的力量。杜平让的画,那是他对自然,对生活,对生命,至情至性,至真至诚的记录;也是对心灵本真的挖掘和自我感觉的叙述。在他个画里包裹着无数个故事和无尽的情思。打开他,让心灵作一次散步,让视觉赴一次盛宴。
 
当年拼却醉颜红
     具备了广博的学识修养,才能本乎个性而采撷。
 
        浸润在浩瀚的艺术长河中的杜平让,他探本穷源,渴骥奔泉似的汲取着:追摹两宋花鸟的精妙灵动,憧憬汉唐绘画的厚重博大,溯源原始艺术的浑朴天真。敏而好学的性格,转益多师的经历,使他炼金成液,积淀了丰厚的艺术蒙养,和高超的表现技巧。
        对上至远古,近至眼前的优秀作品细心品味,仔细揣摩其精微处,甚至研究作者的作画状态,入情入境,直至产生共鸣,超越时空局限,与古人对话。在这种心领神会的学习中兼收并蓄,博览广综。凭着这股劲朝夕探求,他把工笔,岩彩,没骨,写意,十八般武艺玩得样样精通。使他成长为一个全才式的画家。
        更鲜为人知的是杜平让对音乐,舞蹈,文学,书法等也多有涉猎。因为他知道天地是舞,是诗,是音乐。中国绘画的境界就建筑在这上面。对这一张白纸,画家解衣磅礴,用飞舞的草情篆意谱写宇宙万形里的音乐和诗境。二十年来他在艺道上一路追索,博览精阅,潜身与综合艺术中,节外生枝地获得精神的颐养,为自己积累宽博的学识修养,磨砺敏锐的感觉。把自己纳入传统文化的熔炉里,应性炼才,完成对个性艺术的炼造;逐渐摆脱“原始状态”下的浅薄,狭隘,混杂盲目,达到“自觉状态”下的深厚,广博,清明,高远;实现了“大我”与“小我”的统一,进入到“从心所欲而不愈矩”的境界。
 
写得丹青道性情
 
        凡有成就有造诣的画家,他们都是按各自的方法去观察,按各自的需要去寻觅,按各自的修养去思考,按各自的要求去表现,都以不同的角度以炽热的虔诚去追求自己的审美理想,精神追求愈主动,形象塑造就愈鲜明,情感表现愈真切,艺术个性就愈强烈。
     站立在新世纪的端点上的杜平让,他深情冷眼,静静地完成着对传统文化的自省:前人留下不仅是技巧,更是他们的创作思想、审美意趣和艺术境界。一种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赏玩其色相,秩序,节奏,和谐,借以窥见自我心灵的幽情壮采。
        美的光芒来自心灵映射,中国画借故开今必须建立在认识自己的基础上.深得艺术之真谛的杜平让,对中国画的精髓有了游刃有余的洞察,使他得以在古今中西的融会中围绕着自己的意愿,顺应着自己的心灵,用真情实感,以自己的方式观察、理解、感受、思考,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这种以传统为经,生活为纬,自我感受为交叉点的建构方式,让自己的心灵在艺术的世界里完成了时空和情感的连接,让点、线、墨、色充盈着对历史对文化对自然对生命的叩问。
        把自己作为心性的布道者。让思维拉回到当下的时代背景里,审视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里的那些自自然然的美;回归到绘画原初意义,用自己的语言表现真诚的性情。在杜平让的作品中看不到为新而新的无病呻咛,也没有为古而古的矫揉造作,所绘出的是心灵直接领悟的物态天趣。笔墨的自由,线条的节奏,色彩的韵律,皆开径自行,任凭性情自然流淌,使得笔下化机一片。
 
静观万物皆自得
 
        所有的植物都茂盛得让你心跳,艳丽得让你眼花。所有的生命都旺盛得让你的视线不敢触碰,一碰就炸出一个莫名的惊叫。在这里,生命的演绎过程就像快镜头在眼前掠过,让人不得不感叹人生何尝不是如此!珍惜每时每刻,珍惜每一个机缘,不断丰富自己的人生感受。
     也许是他曾经醉心禅学的影响,也许是人生成长中的不断参悟,也许是心灵历经沧海后的圆熟,持一颗平常心的杜平让,他以一种诗意的目光观照万物,心系万物却不粘不滞,于是花开花落都成就了一充满圆融的世界,使他的作品里流淌着人文关怀、现实感受与文化底蕴,形成了凝炼厚重、气韵生动、真气弥漫的绘画文本,散发着浓厚的生命情调。
        在创作中,杜平让极重写生。在几次结伴写生中也感触良多:人是属于自然的,进山林而呐喊,赏鲜花而惊呼。但大多数人也仅此而已。只有他静静的坐在哪个角落已入境无语,一画便是半天,甚至一天,不知饥渴,不知劳顿。也许是情之所钟,浓酣忘我吧。
        在他的世界里花能解语,鸟亦知情。与天地同情时,心与斜阳共舞,与冷月齐颤,与星光合奏;与自然同情时,情致如蝶翅翩翩,如黄莺千啭,如玫瑰馨香。缠绵悱恻,一往情深,直探生命的本原。
        只有来自心灵深度的感动,才能解读出生命的精彩,他笔下地涌金莲壮美,美人蕉蓬勃,南美水仙如火如荼,扶桑妖娆无比……生命从他的“心源”和“造化”的撞击中诞生,并在他行气如虹的笔尖演译的浩浩荡荡。
 
漫步画卷品真味
 
        创造和欣赏是相通的。创造为了欣赏,悦人悦己;欣赏也是一种创造,没有创造,就无法欣赏。
     杜平让的岩彩,绚丽灿烂。在色彩的交响中透出一种朴实与成熟,在凝重的笔触中沉淀着一种人生的哲理与精神内涵,使中国画中最古老的艺术形式在他的演绎下散发出极具现代的光芒,当你站《生的感觉》面前:那扑面而来的那团火红色犹如每个人心底最灿烂的生命之元,炙热来自向往,沉重来自伤痛,不论在何种状态下始终生生不息,昂然奋进。那一泓蔚蓝给生命最温柔的滋润,使画面生意无限。画面的整体布局,造形因素、设色无一不与“沉重”二字有某种关联。尽力追求画面中各种因素的浑然一体,在各种平面形的随意组合,使形与形之间产生一种强有力的气势与韵律。利用“围、追、堵、截、引、泄”等各种手法,使画面内气不断积聚,张力不断加强,从而表达自己内在心境中对生命的一种复杂感觉。火一样美丽的红色与水一样沉静的蓝色产生对抗,既保持红色调的主旋律,又造成对抗所产生的强音,使迷朦的画面突然一醒,从而也使画面本身不断丰富。再看《淡月拂过秋过半》那静兮,淡月正拂过,那美兮,芙蓉四面开,宛如兰生幽谷,相思无限,但也悦怿风神,悠然自足。在静默里流动着万物的生气,吐露着生命的光辉。在他的岩彩画中设色厚重,富丽堂皇,透露着盛唐时“艺术焕灿以求备”的辉煌气象。在画里也折射出杜平让走在中国画坛的锐意进取和大胆创新的精神。
        杜平让的工笔巨幅,平整大气。在《浩然正气》中,把天地的大美通过笔锋顶着纸面气静神凝地写来,线条雄强刚健,浑厚大气。结合淡彩晕染的平涂效果使作品增添丰润含蓄的情致;让北方工笔的气势和南方的韵味完美地融合,这种种结合耐人寻味。作品的风格于平整大气中有了灵变散逸的意趣。让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大自然茁茁生机的壮美,还有作者心底浩浩威风的书卷气。
     杜平让的工笔小品,深沉古雅。读那《却道天凉好个秋》的一树一鸟,《秋雨无声》的一草一石,《处暑》的一枝一叶都负荷着作者对大自然的无限深意,对生命的无边的深情。品那《半湖清风半湖月》,一水一月都隐在那片虚白上,空中荡漾着那缕“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博之不得”的清风。唯有那湖浸在光被里的清荷,是那样的莹洁耐看,神韵自溢,风格独具而无一点尘俗气。观者给予的感受是一丝澈透灵魂的安慰,一种惺惺相惜的领悟。长卷《清风拂面》:“千枝万叶,气象恢弘,全卷变化有致,结构严密。画中芙蓉偃仰起伏,疏密有间,花之正仰反侧,叶之掩眏穿错,疏而不散,繁而不乱。十数朵芙蓉,窈窕欹斜之姿,翠袖轻拂之态,犹如仙子临风。画面线条是意之所至,信笔挥洒,稳重不失飘逸,设色明丽而澄澈,格调清新。把芙蓉“绿净不可得”神韵表现的淋漓尽致。《起舞弄清影》中的牡丹在杜平让的笔下脱尽俗世的繁华,唯留物态天趣,起舞于天地间,独立于万象中。这是我之生命与万物之生命深深相契的灿烂。杜平让的工笔的用笔含蓄质朴,流畅自然,味道醇厚。让人耐品,耐读,回味无穷。设色清新典雅,善于综合,夸张,集中,统一地去运用色彩,创造出极有情绪倾向的调子。把自然的灵气和作者的情感一起抒写在画面里。在舒缓的叙述中,把我们引入了一个旷邈幽深,天人合一的意境里一起共享生命的美丽。
     杜平让的水墨小品,信手拈来,不计工拙。手起笔落,笔应性灵而使转,或中锋或侧锋,或毫端或笔根,婉转反复,或顿或挫,以意贯之,连绵不绝,方寸之间得见天地大美,物态的形色皆以书入画,笔笔写来,酣畅淋漓。 正是那种“风神潇洒不滞于物”的自由画风,主体的审美情感在作品中不期而合地流露出来。他的《草莓系列》《十年枉纵横》除了在作品形式上极有现代情致,更是作者在生活转折时期那起起落落心情的写照。《香冷数枝》《寒水依旧》在似乎不经意的点点挆挆皆以著上了情绪色彩。《秋深不知处》《觉悟是庄生》是作者体悟人生后的宁静和简淡,在逸笔草草中表现着散朗虚旷的意境。
 
        纵览杜平让的画,无论是轻灵的没骨,大气的工笔,还是灿烂的岩彩,洒脱的写意,画中潜藏着至动至静的生命本真,浑厚而壮阔的内在精神。也许是他生活状态自然流露和人格力量的真实写照吧。
 
        创造需要炽爱,欣赏亦须钟情。不妨走进杜平让的绘画世界,和他一起在画路上听禅,在色彩中悟道,共同品味生命的灿烂。或许你还能解读出更多的滋味……
 

 

 
   
 
更多评论
 
 
 
 
分类导航
 
有关评论  (20)
个人观点  (2)
艺术文集  (0)
业界动态  (1)
艺术新闻  (0)
个人动态  (6)
 
Contact Us
 

E-mail:dprang@sohu.com
dprang@126.com
dprang@163.com
dupingrang@sohu.com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dupingr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