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个人介绍
艺术作品
案头把玩
相关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杜平让绘画艺术 > 新闻事件 > 有关评论 > 我不画鸟,我画植物——杜平让对话录之四  
 
  我不画鸟,我画植物——杜平让对话录之四  
   
 
我不画鸟,我画植物——杜平让对话录之四
作者:冯国伟
 
第四部分:我画花鸟不追求那种小情趣,多追求的是一种时代的文化气象。到目前为止,我觉得绘画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集纳。

      冯国伟:你画画的过程是很感性的,但是你在画画之前是非常理性的。从你学习的过程、对绘画的理解是非常理性的。
      杜平让:现在我画画的时候,对状态要求比较严,我感觉完全进入不了状态我就不画画。很多人想不通,画工笔抓起笔就能画,我说不行。没感觉的时候,画上去我就难受,有感觉的时候,越画越兴奋。可以兴奋的一夜不睡觉。状态好的也就几天,很快会过去。但是当时画下的画过上几年看依然有兴奋的感觉。我的好多画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出来的。
      冯国伟:你的作品不是程式化的,所以过上几年看依然很兴奋。
      杜平让:有一次我画了一张画,用了几年,是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的作品《浩然天地间之三》。原画有两米一、二高,这是我在安徽带学生写生的时候发现的,我用铅笔画了一天。我不讲没人会看到,画中的每一片叶子的舞动,包括叶梢,明显的时候那种舞动太强烈,一直不好控制,我有时间就去深入,到最后那张画快完成的时候有点兴奋。好多人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在画世界名画。问画什么世界名画,在临摹?我说不是,在创作。其实也是自己画画状态的一种延伸。这幅画的背景处理又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因为我只有主体和背景。有些学生让看他的作品,我觉得乱,没有秩序感,没有关联。我教他们一个办法,一幅画里只画一种植物,只有这样才能理清绘画的思路。把这个处理好,你画几种植物和一种植物一样的方法,只不过是形状不一样。我的《浩然天地间之三》中,主体只有一束鸡冠花,背景的处理多了不合适,少了也不合适,处理起来比较头疼。但是最后我还是很好地处理了。
    冯国伟:你的画我感受很强烈。我感觉很多人在画工笔画的时候人与景是隔着的,有隔阂感,花鸟和背景是断裂的。你的东西恰恰是在情景交融上处理得非常好,浑然一体。我觉得你的背景处理是非常讲究的。
      杜平让:背景处理让它浑然一体,是一种技术手段,如果说没有这一层处理那你很难让它浑然一体。
      冯国伟:传统的工笔画它是不太注重背景的,它表现的是一枝一叶那种生命力,它是一个单一的物象,它就表现的是枝叶,它是作为一个花存在,它是做为一个自然存在。当你有背景之后,这种关系就增加了,含量就丰富了,它的意境也就出来了。
       杜平让:我为什么不画鸟?我觉的一画鸟就冲突了。再就是最重要的伤害在一画鸟就变成自然物象的一个情景,变成了意境的一种屏蔽,变成自然界切割下来的小局部。而我不画鸟,就画一片植物,我要表达一种突破,突破情境、突破意境,表达境界,甚至气象,也就是对宇宙的一种感觉,对生命力量的一种感觉,让它信息量更加丰厚。我画花鸟不追求那种小情趣,多追求的是一种时代的文化气象。当然这个气象里面也包含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佛家的、道家的、儒家的理解。到目前为止,我觉得绘画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集纳。中国佛家是光明正大的、正气的、堂堂正正的,有庙堂之气。而且孟子讲的“吾养吾浩然之气”都是大气,正气。所以我认为绘画就该表达这个,它是人类文化的主流。它是积极的、向上的。我不表达消极的、阴暗的或者怪异的、变态的东西。我的夸张都是为了强化这种堂正之气,所以说画面得有霸气,我觉得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理解。

 
   
 
更多评论
 
 
 
 
分类导航
 
有关评论  (20)
个人观点  (2)
艺术文集  (0)
业界动态  (1)
艺术新闻  (0)
个人动态  (6)
 
Contact Us
 

E-mail:dprang@sohu.com
dprang@126.com
dprang@163.com
dupingrang@sohu.com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dupingr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