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个人介绍
艺术作品
案头把玩
相关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杜平让绘画艺术 > 新闻事件 > 个人观点 > 自说自画  
 
  自说自画  
   
          20世纪,中国画开始向现代转型,直至今天中国画仍旧在现代的蜕变中探索,这些探索无一不包含了对现代性的思考,以及对现代艺术的借鉴。现代生活中“人的精神”转变,要求中国画改变陈旧的审美范畴,否则它就只能成为手工艺品,而非艺术。绘画的演进取决于新的审美价值取向的出现,一个时代的艺术作品如果获得了表达那个时代的精神状态,那么我就认为它就是那个时代的‘当代’。工笔花鸟在时间纬度上的“当代性”体现在新旧“语意结构”过渡与转折的过程中,我的探索也正处于这样的过程中。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一个备受东方文化滋养的当代艺术家,不可能不思考工笔语言独特的经验表达的问题,不可能不在一些文化根源深处努力寻找它的发展前景。颇有意味的是,我的绘画自信力,不只是来自于本民族绘画的自觉,而是出于对中西双方艺术比较后的明析,和对艺术本质的洞察。我是用自己的眼睛比较前人的东西,让我从别人身上审视到的确是自己的艺术问题。我也从自己实实在在面临的问题中,找到了比较切实的表达手段。而我们现在文化的处境和对工笔花鸟发展空间的寻找,成为推动我艺术创作的内在根源。新的绘画表现方式的被发现往往源于对其所处时代的敏感,及对当下文化及环境的的认识。东方绘画语言作为与西方绘画语言并置的图像表现手段,同样具备表达当代精神的能力。在全球化的今天,在东西方人因交流而生活状态趋同,精神方式也趋同的今天,东西方语言之间的有益的对话正在形成,也是中国画自身适应当代社会表达的内在要求。
        我只是在尽力做着我该做和有可能做好的事。我只是在进行着“形式”的拓展和“语意”的更新。其实,绘画语言是一个艺术家特质的标志,也是一个人的心灵表情,更是只有本人使用才有意义的一种表达形式,应该是必备的、必须的、不可或缺的, 绘画语言就等同艺术家本人。而能否使绘画语言永葆其表情的艺术活力与生命,就看一个人的文化体质与思考的深浅了。一个人只要真诚地面对当下,不要妄自尊大地抛弃和背离恢弘的东方睿智,把握当代的文化境遇和当代的审美理想,明确自己的审美追求,把人本最本真的真善美、健康积极的光明正大、恢弘大美的文化理想熔铸于自己的绘画手段之中,回到中国美学自己生命的本源,显出自己新的生命和特质来,从而与世界美学平等对话、交流和融通,并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自己深厚的根基,显现出独具魅力的风神和气象。
        我在作画时非常讲究技术自身的感觉或技术在审美意义上的完美性,因为它“给了一切艺术以高尚的尊严和应有的范围”。“风格,只有在制作完美时才有价值。技术就是艺术家个性化语言的前身。精湛的技法也是艺术家风格形成的恒定保证。因为有的时候方法、技法的存在方式决定着画面的审美状态,或者是决定画面的生命力。技法让艺术家的艺术实践具有了实在的意义。技术本身就是画家文化理想的载体,绘画技法语言,与精神内涵不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它是一并从面对自然、面对文化,面对社会,即面对当下社会人文文化心理需要的感悟和认知中,从心灵中流泻而出、奔发而出的。当然,技术只是一种手段,毫无意义的技术炫耀是空洞无味的肤浅的,精湛的技术背后蕴含的文化理想,以及建立在本源创造基础之上的信息量与可能空间的营造,以及超越有限的信息量与空间,给人以更大的信息量与想象空间是最为根本的。
        在我的作品里传达的审美气息,包括视觉现象都来自于对现实的具体感受,当然我也不是用写实的方法进行表现,而是在用一种意象的方式加以呈现。
有真情实感在,不刻意于我而我自在。风格作为语言的积淀和语言的传承,在互动的演进过程中,现实文化环境决定了这样一个互动,从而构成一个新的审美样式也就是风格。风格就是绘画语义结构演化所带来的审美样式的变化,每一个绘画语义结构变化都会带来新的审美样式。我的许多绘画感受不是原来想好的,而是当我投身到当下的文化语境中感受万物时所获得的感受,那么承载了自我新鲜感受的这种形式别人认为就是我的风格了。风格不是艺术家刻意要做的事,关键是这个感受生成了那个所谓的“风格”。
        绘画本体的语素:造形、色彩、构图、技法、材料等都是形而下的,但其中所蕴含、营造出的气、韵、势、格调、意境、境界、气象则是文化艺术的精神家园,优秀的艺术家就是能够把握当代文化气象的脉搏,为人类营造出一个当代文化的产物,那无疑是人类文化特定时期的精神象征,也无疑是人类文化历史上的精神财富。只要我们稍微回顾一下历史,就不难看到伴随着中华文明的进程,那狞厉拙朴的殷商,那气象雄阔的秦汉,那奔放优美的魏晋风流,那法度森严又雍容大度的唐韵,那优美雅致姿态万千的宋元明清气象,像耀眼的明珠刺激着我们的神经,像惊涛骇浪拍打着我们的灵魂。文化精神境界是中国画价值的基本取向。失去文化精神境界的作品,无疑于是在世界民族艺术之林中的行尸走肉。对中国画历史的把控与认识,从根本上讲是一种观照,一种发展过程的生存土壤。如果我们在中国画发展的过程中,丢失历史背景性的存在,中国画的价值运行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寸步难行。
        所谓中国画的核心价值即是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下,中国画特有的、符合民族审美经验的美。也就是说,独特的中国画的审美特质是中国画的核心价值。画家的天职,在于用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段,把自己高尚的审美理想倾注于作品之中。中国画的艺术价值更多地是体现在作品的审美价值上。这种美,不仅指作品从外观上给人以视觉美,更指作品本身所表达的思想、境界、精神的美。其次,中国画的核心价值也是文化价值的最终体现。中国画的儒、道、佛三教文化,从哲学、理学、美学的角度,直接影响了中国画的发展,以儒修人格、以佛修心性、以道修境界。审美属性使中国画的创作和鉴藏,都是基于超乎功利的精神领域的,同时,这种超乎功利的创作和鉴藏方式也在不断地醇化着中国画的独特文化价值。(杜平让2008年10月于上海)
 
   
 
更多评论
 
 
 
 
分类导航
 
有关评论  (20)
个人观点  (2)
艺术文集  (0)
业界动态  (1)
艺术新闻  (0)
个人动态  (6)
 
Contact Us
 

E-mail:dprang@sohu.com
dprang@126.com
dprang@163.com
dupingrang@sohu.com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dupingrang